海南陈满案今再审 当事人身陷囹圄23年喊冤23年

2015-12-29 10:33:14 作者:法律在线
内容提要陈满(左一)出事前和家人最后一次合影陈满        最高检直接抗诉 海南陈满案今日再审  陈满父母:拼命活着等儿子回来  82岁的陈元成感慨,他儿子陈满“都成老头子了”。自卷入海南一起杀人焚...


陈满(左一)出事前和家人最后一次合影


陈满


        最高检直接抗诉 海南陈满案今日再审

  陈满父母:拼命活着等儿子回来
  82岁的陈元成感慨,他儿子陈满“都成老头子了”。自卷入海南一起杀人焚尸案,陈满身陷囹圄23年,也喊了23年的冤。陈满的父母一直为案件奔走。今年2月,最高检直接向最高法抗诉,该案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今天下午,浙江省高院将在海口市琼海区人民法院大法庭公开开庭再审此案。
  希望
  由于行动不便,陈元成夫妇无法赶到海口参加再审开庭。老两口在家,提前把陈满的床铺好。
  大儿子陈忆作为全家的代表,赶到海口。被告知弟弟可以穿便装出庭,他出发前跟爱人上街,替陈满挑选了一套衬衣、西装,还有一双锃亮的皮鞋。
  昨天上午,陈忆去监狱会见,陈满气色看起来还不错,只是皮肤比此前黑了一些。按规定,带来的新衣服还不能直接给他,只能等开庭前转交。陈忆希望今天的再审能当庭宣判,这样他可以把弟弟直接接回四川老家。
  陈忆说,家里至今还保留着陈满的双卡录音机,日本货,即使放进磁带还能听歌。
  在电话里,王众一回忆道,小儿子陈满头脑灵活,是三兄弟中最有可能考上大学的一个,但由于种种原因,三次高考成绩均不理想。因为喜欢“费钱”的摄影,陈满就想着先到海南开展事业,有钱了再专心搞摄影。
  1988年,25岁的陈满辞去公职,与友人结伴到海南闯荡。1992年6月,他开办了“冬雨装修公司”,承包工程。
  1993年初,家人许久没有陈满的信息,这才知道他在海南出事了。
  陈满卷入一起杀人案。在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的微博呼吁中,陈满被称为“活着的聂树斌”。
  案发
  1992年12月25日晚上,海口市振东区上坡下村一处住宅起火,消防员灭火时发现一具尸体。警方勘查发现,厨房煤气罐被人搬至卧室门口点燃,死者身受多处钝器伤害、颈动脉被割断,遗体也被严重烧焦。
  办案人员在死者身上发现陈满的工作证,且经调查发现,陈满与死者钟某曾住在一起,后因经济纠纷搬走,遂将陈满列为这起杀人焚尸案的重要嫌疑人。1993年9月25日,陈满被正式逮捕。
  1994年11月22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陈满在上坡下村租住期间,因未交房租与钟某发生矛盾,钟某声称要告发陈满私刻公章等违法行为并要其搬走,陈满遂起歹念。当年12月25日晚7时许,陈满拿菜刀朝钟某连砍数刀致其死亡。后陈满将煤气罐搬到钟某卧室门口并点燃。
  海口中院认定,陈满构成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判处其死缓。海口检察院认为判决过轻,提起抗诉。1999年4月15日,海南省高院终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陈满坚持喊冤,称没有作案时间。他说自己案发当天一直在宁屯大厦海南靖海科技工贸公司的702、703房,有公司的刘俊生、章惠胜等8人证明。
  申诉代理律师王万琼认为,卷宗中的证人证言确实互相印证,显示陈满在案发时间里在装修房间内加班和看人打麻将,并没有作案时间。而案发现场提取的带血衬衫、刀具等本有可能作为寻找真正凶手的证据,实物均已遗失。
  没有作案时间、在刑讯逼供下作出的有罪供述不予采信,这两点也将是两位代理律师在今日再审庭审质证的主要发力点。
  转机
  当年,获知儿子出事后,陈元成夫妇也认为案件存在诸多疑点,并在一审后走上申诉之路。
  王众一回忆,一名接近当地政法系统的知情人曾告知他们,陈满刚被公安抓进三天,宣布破案的内部通告就下发至各行政系统,“这叫啥子名堂?”
  陈元成则记得,为给儿子申诉,他们四处发传单,见人就发。他还每个月写一次申诉,绝大部分有去无回,很少一些像“排球”一样被有关机关打回来,两位老人万般无奈。
  记不清哪一年,他们开始“计数”:到最高检抗诉前,又经历77次申诉,每次都是10多封信。陈元成年纪大,不会用电脑,最初的申诉信都是一笔一画自己写,再拿去复印。
  2008年汶川地震时,陈满老家绵竹是重灾区之一。陈元成家的房子受损严重,整栋居民楼原地重建。那时,陈满在监狱获准多次给家里打电话问平安,听到儿子的声音,两位老人内心难抑激动。
  两位老人最近一次去监狱见陈满是2000年,此后由于身体每况愈下,他们只能等陈满每月往家打电话。
  陈元成知道,从28岁到52岁,陈满已经变得很苍老。他喃喃道:“(陈满)成了老头子啦。”之前有旁人好心提醒陈忆,别把探视时弟弟的模样告诉父母,怕老人接受不了。 陈元成说,他都知道。
  他们每个月给陈满写信,并按照陈满的要求寄一些杂志,如《青年文摘》。陈满告诉父母,不想太脱节,看书和杂志,也算一种精神寄托。
  再审
  据了解,陈满案出现转机,与最高检直接抗诉不无关系。代理律师2014年初向最高检申诉,2014年6月12日,最高检向海南方面发函,调阅陈满案的相关资料。今年2月10日,最高检决定就陈满案向最高法提出抗诉,称海南高院的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今年4月,最高法指定浙江高院再审此案。
  陈满的申诉代理人王万琼律师表示,在她印象中,最高检为履行法律监督职能而直接向最高法抗诉的案例比较罕见,体现了司法的进步。
  另一名代理人易延友教授此前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陈满案系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请抗诉冤假错案第一案。多年来,最高检只有在不满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无罪判决或者罪轻判决的情况下,才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要求重审。而陈满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要求改判被告人无罪的抗诉,尚属首次。
  陈元成说,见到陈满的人告诉他,得知有望再审后,陈满情绪好转,原来在监狱还落下驼背的毛病,听说现在人也不驼背了。
  对话
  申诉16年 从没有绝望过
  北青报:陈满案就要再审开庭了,你们只能在家里等,心情怎么样?
  陈元成:我跟老伴儿说,咱们要尽量控制情绪,不要激动把身体搞垮。我有脑梗,老伴儿有心脏病,我们要心态平静等儿子回来。
  北青报:终审判决后申诉16年,中间有没有绝望过或者想要放弃?
  陈元成:从没有绝望过。我自始至终相信陈满是冤枉的,国家总有一天会依法解决这类问题。
  北青报:你们在外申诉和陈满在监狱服刑,哪个更艰难?
  陈元成:他更艰难,没有自由。
  北青报:如果无罪释放,你们希望陈满过怎样的一种生活?
  陈元成:先调理好身体,然后过一个平平淡淡同时真正有尊严、有自由的生活。
  北青报:这些年来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陈元成:尽量拼命活着,等他平安回来
分享到: 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最近更新

热点图文

资深律师

温馨提示:如果您遇到任何法律问题,请点此发布免费法律咨询找当地律师免费法律咨询,法律在线律师快速解决您身边的法律问题!

CopyRight 2004-2015 法律在线  北京法扬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930号-1  
电子信箱:flzxsupport@126.com  falv168@126.com

扫一扫
手机咨询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