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盗卖公司硫磺涉案2680万元 豪车炫富露马脚

2015-12-29 14:08:29 作者:法律在线
内容提要赵某利用赃款购买的奔驰跑车。  盗卖公司硫磺 豪车炫富露马脚  涉案金额达2680万元,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9人被起诉  去年4月起,云南天马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马公司)驻防城港办事处的两名工作人员,勾...


赵某利用赃款购买的奔驰跑车。

  盗卖公司硫磺 豪车炫富露马脚
  涉案金额达2680万元,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9人被起诉
  去年4月起,云南天马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马公司)驻防城港办事处的两名工作人员,勾结防城港某港务公司(以下简称港务公司)硫磷部的一名经理,采用伪造提货单的方式,将母公司云天化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云天化)堆放在码头的2.2万多吨硫磺分批偷运出港,贱卖到南宁、崇左等地,非法获利1700多万元。经过一年的努力,这起被列为公安部督办的特大职务侵占案告破,9名涉案人员被移送检方起诉
  案发:7000多吨硫磺不翼而飞
  云天化是云南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位列中国化工500强第2位。公司在防城港码头长期开展业务,主要是经营到港的硫磺、化肥等。光是硫磺的库存量,每个月就达到10万吨。天马公司则是云天化与另外两家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的物流企业,成立于2005年。云天化在防城港的业务,基本由天马公司处理,设置了一个“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办事处。
  去年,云天化、港务公司、防城港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防城港物流)三方签订了一份《港口作业合同》,云天化作为货权人,按照协议在防城港码头堆存到港的硫磺,港务公司、防城港物流为其提供卸船、仓储保管、灌包、装车等服务。
  云天化的硫磺在防城港提货、运输方面,由天马公司负责。具体的流程是:天马公司向港务公司硫磷部申请提货,对方到堆场查看货源,同意出库后由业务中心对提货单审批,装卸部过磅装运出港。
  去年11月,天马公司接到防城港物流发来的多笔过磅结算单,要求支付1元/吨的过磅费。令人诧异的是,这些过磅单上所提及的硫磺,均非天马公司提货,云天化也根本未收到货物。经初步核算,从去年4月到7月,共有7200多吨硫磺下落不明,价值900多万元。
  那么,这些硫磺是谁运走了,运到哪里去了呢?去年11月28日,天马公司总经理助理舒某到防城港市公安局港口分局报案。
  调查:2万多吨硫磺被盗卖
  从防城港码头出库的货物都需经过层层审批,过磅称重。警方介入后,决定从过磅单下手。通过原始的过磅单,民警对过磅重量、出库时间、运输车辆等方面进行了调查。经过仔细梳理,去年4月到11月之间,云天化出港的硫磺远远不止7200吨,“共计2.2万多吨,有几个小山头那么多,分289车次运走,价值2680万元”。
  “4月份,连一车硫磺都没有让货车运过,却产生了几十张货车的过磅单。”港口公安分局经侦大队队长徐锡庆说,云天化的硫磺基本通过铁路运输,即使偶尔由货车运输,也是外省牌照的车,但民警调查发现,这些运输硫磺的货车均是广西车牌。由此可见,硫磺是被他人盗运了。
  不过,一个矛盾摆在眼前。到港的硫磺由港务公司监管,每一车硫磺出库都需要严格审批,办理相关手续。“几个山头”的硫磺被盗运,码头监管方及天马公司难道一点都不知情?
  其实不然。在舒某报案前的4个月,天马公司的女员工简某就发现了“多余”的过磅单。她将情况向上反映后,公司曾派人进行调查。当时,公司硫磺部业务员赵某及发运部主管林某给出了解释,称受港务公司硫磷部经理黄某纯之意,帮对方“串货”。
  “黄某纯身居要职,考虑到以后还有很多事要求对方帮忙,天马公司就没再深究。”徐锡庆说,天马公司认为,“串货”后对方迟早会将借走的硫磺还回来,公司最多负担过磅费用,不会造成太大损失。事后,举报此事的简某还被调离了岗位。
  进展:开奔驰炫富被警方抓获
  警方立案后,认为没有“内鬼”的配合,旁人是无法将2万多吨硫磺运出销售的,林某、赵某进入了警方的侦查视线。
  得知公司报警,林某担心“引火烧身”,赶紧投案自首。不过,他认为,这只是普通的“串货”行为,与盗窃无关。原来,去年4月,赵某曾向他提出“串货”申请,“每吨有二三十元好处”,他答应了。为此,他分得10多万元的“提成”。
  警方调查发现,24岁的赵某是南宁人,刚参加工作不久,月薪四五千元,却开着一辆数十万元的奔驰跑车。“两个月的时间里连续买车、买房,花钱大手大脚。”徐锡庆说,赵某的“一夜暴富”让人生疑,民警对他及其家人展开摸排,发现他父亲开了5张银行卡,不时有数十万元的钱款打到卡上。奇怪的是,去年11月,这几张卡都被注销了。民警进一步调查发现,转款人为他的舅舅黄某广。
  此时,警方调取了过磅单上货运司机的信息,并掌握了硫磺的去向。经调查,2万多吨硫磺转卖给了广西宇合生贸易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朱某、广西五星化工有限公司的刘某,销售人正是黄某广。“硫磺被以市场价格6折的低价贱卖,转运到了南宁、崇左、百色等地。”徐锡庆说,黄某广、赵某等人因此非法获利1700多万元。
  今年2月,赵某、黄某广先后被警方抓获。4月,因该案涉案金额特别巨大,被公安部经侦局列为督办案件。
  手段:监管部门有人暗中关照
  因赵某、黄某广在林某投案自首3个月才被抓获,两人早就订立了攻守同盟,指认林某为主谋,将问题推得一干二净,不肯供述主要犯罪嫌疑人及赃款的流向。一时间,案件侦破工作陷入僵局。
  警方认为,硫磺堆放在码头,有港务公司监管,如果没有得到“放行”许可,光靠赵某等人无法将硫磺运出销售。于是,港务公司硫磷部经理黄某纯被列为了嫌疑对象。
  民警发现,44岁的黄某开着一辆奥迪Q7,经常出入高档娱乐场所,其消费与收入严重不符。然而,并没有发现他的账户与赵某或黄某广有来往。经过大量工作,民警找到了一个户主为廖某的银行账户,对方留的却是黄某纯的手机号码。该账户平均每个月进账近百万元,进账日期就在每次硫磺销售之后。
  警方经调查确认,此账户的实际所有人就是黄某纯,他利用同学廖某开户只是一个幌子。今年5月,黄某纯被抓获归案。在大量证据面前,赵某交代了勾结黄某纯,利用职务之便侵占2万多吨硫磺盗卖的犯罪事实。
  赵某说,去年3月,黄某纯提议“串货”后,他明白对方的意思,先后找到林某和黄某广商议,决定由他代表天马公司提货,黄某纯在审批方面给予关照,黄某广则负责销售。
  去年4月起,赵某私刻公章伪造提货单,开始疯狂盗卖,每次获利后都将赃款以现金形式交给黄某纯。7月,因部分过磅单未及时收回销毁,被简某发现举报。其间,黄某纯还教赵某利用“台风造成损失”来欺骗公司调查。此事蒙混过关后,他们于10月又开始作案,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就盗卖了7000多吨硫磺。
  今年10月25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盗窃罪,赵某、林某、黄某纯、黄某广等9人已被移送检察机关起诉。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分享到: 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最近更新

热点图文

资深律师

温馨提示:如果您遇到任何法律问题,请点此发布免费法律咨询找当地律师免费法律咨询,法律在线律师快速解决您身边的法律问题!

CopyRight 2004-2015 法律在线  北京法扬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930号-1  
电子信箱:flzxsupport@126.com  falv168@126.com

扫一扫
手机咨询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