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少年全国盗窃百余起

2015-06-09 17:09:36 作者:法律在线
内容提要本报6月5日在《90后盗窃团伙里的“传帮带”》中讲述了一个成员全部为90后的盗窃团伙覆灭的事情。在这个团伙里,年龄最大的25岁,最小的17岁。这个盗窃团伙是如何吞噬这些年轻人的青春的?这些年轻人又是如何陷入其中...

本报6月5日在《90后盗窃团伙里的“传帮带”》中讲述了一个成员全部为90后的盗窃团伙覆灭的事情。在这个团伙里,年龄最大的25岁,最小的17岁。

这个盗窃团伙是如何吞噬这些年轻人的青春的?这些年轻人又是如何陷入其中,难以回头?日前,北青报记者走进海淀看守所,对其中17岁的犯罪嫌疑人阿忠(化名)进行了专访。

17岁的少年全国盗窃百余起

夏日中午,在武警守卫下的看守所里显得尤为安静。刚刚吃完午饭的阿忠听到民警叫起自己的名字后,从监室中走出。看到熟悉的预审员齐艳艳,阿忠腼腆地说了句:“姐,你送的小说上册我看完了,下册还有吗?”在外浑浑噩噩混了两年他从未静下心来看书,只在看守所里,他才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2015年1月23日晚,还在网吧里玩着一款网游的他,在酣战之中被民警控制,这种场面吓坏了网吧里的其他人,但对于阿忠来说却已是习以为常,因为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被民警抓获了。

在阿忠被抓前,海淀区天秀花园一处住宅发生盗窃案,住户家中价值10余万的财物被盗,海淀警方通过现场勘查,逐步锁定了几名犯罪嫌疑人,阿忠便是其中的一位。

进入看守所里,阿忠只承认这一起案件,但警方的证据显示,本市发生的多起入室盗窃案证据都指向了他,任凭预审员齐艳艳如何讯问,他只是低头抠着手指,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只是偶尔会答几句和案件毫无相关的问题。

除夕当晚,齐艳艳为他打了份饺子,他才发觉已经是新年,审讯室的桌子上还放着他最爱喝的雪碧。自从在外跟随“大哥”一起多次入室盗窃,他便没有了过节的感觉,而这个除夕夜,让他又感到了过节的气氛。最终,他把齐艳艳当作大姐,坦承了自己的作案经过,并交代了自己这些年来跟随朋友们一起犯下的一桩桩入室盗窃案件。

此刻记者眼前的阿忠,脸上也浮现出微笑,若不是之前的卷宗,记者根本不会把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孩子,和流窜广东、广西、北京、上海等全国多省市的特大入室盗窃团伙、作案一百多起的嫌疑人联系在一起。

盗窃之路始于父亲的那句气话

阿忠的生活原本很平静,在他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母离婚了,他由父亲抚养,被父亲带到广州开了一家面包店,而比他大一岁的姐姐则跟着妈妈前往广东韶关。儿时的印象中母亲对他很好,但父母离婚后他便失去了母亲的消息,这些年来他也会想妈妈,但身在广州的他,只能和父亲在一起。阿忠印象里的父亲总是很忙碌,“他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自己得打理面包店,没时间管我。”阿忠回忆说,已经在广州上初中的他成绩不错,全班50个学生中他成绩能排在前20名。

阿忠从小学时便喜欢玩网络游戏,一款名为“地下城”的游戏深深吸引了他。初中时每星期父亲会给他70元钱的生活费,因为住校,他时常可以外出去网吧玩游戏,每星期上网吧要花掉50多块,剩下的钱只够他天天在学校喝粥吃馒头。2012年7月,初二的暑假,阿忠对这种生活感到无趣,他向父亲提出想回老家,却没承想因此和父亲争执了起来。愤怒中的父亲对他说,“如果回去就别回家了”,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阿忠。青春期的叛逆、缺少父母的关爱……种种情绪一下涌上心头,他摔门而去离家出走。

没有经济来源的阿忠,听说学校以前有几个同学辍学后偷东西日子过得不错,天天泡网吧住宾馆,于是便和一位同学一起找到他们。阿忠说,当初的想法也很简单,既然父亲不要他了,他就去偷点钱自己交初三的学费。如今,阿忠不再愿意提及这些人,他习惯性地和记者称这伙人为“团伙”。阿忠说,和“团伙”在一起的日子里,在“大哥”的带领下入室盗窃,偷来的财物由大哥转卖后和他们分钱,至今他也忘不了第一次入室盗窃时内心的忐忑和不安。

一个暑假过去,阿忠每天都在网吧里度日,他眼中“仗义”的“大哥”也安排他住进了宾馆,每次要作案时“大哥”会指派他们出去,临近开学,阿忠挣到了1500余元。大家都说他偷得太少了,原本打算回去读书的他,被大伙这么一说也索性不回学校,继续留在“团伙”里了。

分享到: 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最近更新

热点图文

资深律师

温馨提示:如果您遇到任何法律问题,请点此发布免费法律咨询找当地律师免费法律咨询点击免费通话,法律在线律师快速解决您身边的法律问题!

CopyRight 2004-2015 法律在线  北京法扬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930号-1  
电子信箱:flzxsupport@126.com  falv168@126.com

扫一扫
手机咨询更方便